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重口味:骚逼岳母变成了我的老婆

重口味:骚逼岳母变成了我的老婆

2016-09-22 05:37 PM作者:色大姐综合网_色大姐综合网影院_色大姐综合网在线影院

(一)

  我今年31岁,妻子比我大2岁。找个比我大的女人做妻子,原因是年龄比我大的成熟女性才能引起我性趣。

  但婚后不到一年,原本在我眼中成熟性感的妻子却越来越不能吸引我了,并不是我不再爱她了,而是我心中的那个障碍越来越大,只比我大2岁根本满足不了我变态的性感受。

  特别是迷上上网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打开了一个国外的老女网站,马上被网上那些性感丰满、风韵尤存的老女人吸引住了,尤其是一些祖母级的老女人。

  我开始留意起大街上那些透着平常的中老年妇女来了,她们丰满凸起的小肚腩、硕大下垂的乳房、宽大性感的屁股,以至夏天时因衣着暴露而窥视到的因年纪大而疏于打理的腋毛、腿毛等,无不令我血脉沸腾、遐想联翩;继在网上看了一些变态的乱伦作品后,我开始打起自己岳母大人的注意来。

  我的岳母今年56岁,比我大了足足25年,老伴在我结婚前几年就去世,她退休前是市总工会的妇联干部,平时在家都是非常严肃的。由于一个人孤单,新婚后我和妻子就搬回岳母单位分的宿舍住。

  每天我们夫妻二人都是早早出了门,晚上才回家一起吃饭,白天基本上不回回家的。

  但有一天我临时赶回家拿点资料,进屋后发现离家前关好的睡房门打开着。

  开始以为妻子也回来拿东西,刚想大声问,突然发现睡房里的床头柜的抽屉被打开了。

  抽屉里可是藏着我和妻子的秘密:由于我和妻子都非常开放,性商比较高,一般性交活动已经不能满足我们了,只有玩一些另类变态的玩儿,才会有高潮,而且用即拍即有的相机和摄相机将过程拍下来欣赏,里面绝大部分都是肛交、我用铁链绳索吊挂捆绑性虐待妻子的画面,还有几幅妻子如厕大便时的特写镜头,丢了可不得了。所以我立马过去查看,录像带都在几大本相册却不见了。

  正在迷惑间,突然听到了隔壁岳母的睡房传出一些奇怪的声音,我马上走过去,只见房门紧闭,轻轻用手推一下,从里面反锁了。

  我返回自己的房间,搬来两个椅子爬上去,从连接我和岳母房间的气窗上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副令人窒息的画面:只见我的岳母大人穿着敞开的睡衣,里面一丝不挂,肥大下垂的乳房上漆黑的乳头和乳晕大的惊人。

  她正靠在床上,一手翻看我和妻子的变态艳照,一只手在满布阴毛的下体上快速活动着,一边看一边发出消魂的呻吟声。

  看到着一幕情景,我的阴茎马上硬了起来,我拉开裤链,一手扶着墙壁一手搓揉起硬邦邦的肉棍。

  这时岳母翻到我将妻子用皮带捆绑起来从后面猛烈肛交的画面,“啊”的一声,伸手从枕头底下摸出一个剥了衣的玉米棒,一下捅进阴道里,并开始自言自语的胡说起来:“哎哟!婊子,你这个不要脸臭婊子,我抽死你,我操死你个万人操的破鞋,妈的!哎哟哎哟!过瘾,肉棍真大,嗷……舒服死了,哎!劲真大,嗷……嗷……嗷,不行了,不行了,忍不住了,我不活了……”

  突然间全身蹦紧,整个人趴在床上,双手紧紧抱着枕头,下半身连同夹着的玉米棒死命地往相册上撞,十几秒后发出嗷的一声怒嗥,全身剧烈的颤抖。

  看到这里,我在也忍不住了,阴茎开始猛烈的射起精来,精液射到墙壁上反弹回来,弄得满裤子都是。

  我不敢再看下去了,马上从椅子上遛下来整理好东西,匆匆用枕巾把裤子上的精液檫了檫,就逃出了家门。

  (二)

  自从窥视到岳母偷看我的艳照的秘密后,我开始了实施诱惑计划。

  每天晚上和妻子作爱的时候,我都挑选最变态的自拍录像带一边播放一边捆绑虐待妻子,并且有意将音量放大。

  妻子开始极力反对,说怕被母亲听到(废话!我就是要让她听到),但被我象棕子一样绑起来并用丝袜堵起嘴巴,哪还有反对的余地?有几次干得起劲时,我偷偷望向气窗,隐约看到一个黑影在墙壁上晃动。

  有一天临上班的时候,我特意在录象机里放了一合带子,没有关电源(怕岳母不会用),就出门了。大概过了2个小时左右,又偷偷的溜回家,打开家门之后,象做贼一样摸近睡房。

  果不其然,预料中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岳母坐在我的床上,上身穿戴整齐,下身则将裤子褪到脚踝上,嘴巴里竟咬着我昨天晚上换下来的内裤,脖子上套着连住铁链的狗带,手里拿着我在性商店买来的SM皮鞭,正把阳具形状的皮鞭柄往阴道里捅,双眼死死地盯着电视机的屏幕。

  屏幕上无声地播放着画面:我将妻子用狗带栓在窗架旁边,双手大字型地向上被绑在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两根铁链上,两丛乌黑浓密的腋毛尽收眼底,下身则被强行穿上带肛塞的皮贞操带,而我则全身赤裸,一手搓揉着勃起的阴茎,一手挥舞着皮鞭往妻子身上打去,妻子嫩白丰满的裸体上已是鞭痕累累,正张着口呻吟,表情既痛苦又欢娱。

  岳母受到画面上的刺激,双手加快了运动频率,突然一下子拉开衣服,使劲地搓揉已经勃起的黑色乳头,并吐出嘴里内裤,消魂地呻吟起来。

  当看到我将两个连着小铁链的木衣夹子夹到妻子突出的乳头上,一边继续鞭打一边死命地抽拉铁链时,又开始胡说了:“啊……抽死这小践人,哎哟!用力打着不要脸的婊子,嗷……呜……我生了个臭婊子,我也是不要脸的婊子……老婊子!啊!好女婿,把我也捆起来吧,一起虐待我们母女,你这么强壮,我根本不能反抗,嗷……你把捆起来,把我的阴毛剃光了,剃得光秃秃的,我没脸见人了,哎哟……哎哟!受不了了,好女婿,你用肉棍打死我吧!我不活了!”

  看到岳母沈浸在疯狂的性幻想中,香艳怪异的情景令我再也忍受不住了,我三五下脱光衣裤,一下子冲进了睡房。

  岳母还没反映过来,就被我一下按在床上。我顺手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抽出一副皮手铐,迅速把岳母的双手铐在背后,然后把岳母刚刚扔在地上的内裤又重新塞回到她的嘴里。

  这时岳母开始反应过来,并拼命地挣扎反抗,但为时已晚了,她的双手已被背铐起来。我又拿出一副带链条的脚铐,把丰满圆润的双脚也铐起来,并用上面的铁链扣在手铐上。

  由于铁链很短,现在岳母整个的肢势就变成跪趴在床上,宽大肥厚的屁股高高地翘着,性感多毛的阴部一览无疑,红黑的阴唇大大张着咀,淫水已经是一塌糊涂。毛真多啊,从阴阜附近往后生长,一直延伸到肛门,又在肛门周围长了一圈。

  我顾不上欣赏了,把硬的发疼的阴茎一下就捅进了岳母的阴道,双手按着肥臀疯狂地抽插起来。

  岳母已经停始了挣扎,被内裤堵住的嘴巴里发出哀怨的呻吟。

  我用遥控器将录象机的音量提高,房间里马上回荡着我妻子欢娱的呻吟尖叫声和皮鞭抽在肉体上的啪啪声。

  我伴随着世界上最美妙的呻吟,疯狂地奸着岳母,乱伦犯上的罪恶感令我的欲望迅速生至高峰,我狠命地抽插了几十下,突然整个人压在岳母背上,双手死命地掐着岳母的后脖子,阴茎紧紧地顶着她的阴道,精液不可控制地狂怒地喷射进去。

  这时岳母喉咙里发出母狼一样的嚎叫,同时整个阴道不受控制地一夹一夹地收缩:“哎,舒服死了……”

  (三)

  睡房里只剩下电视荧屏里发出的鞭打、尖叫声及我和岳母如牛般的喘息声。

  过了很久,我抽出水淋淋的肉棒,只见上面粘满了白糊糊的浆液,也不知到是岳母的淫液还是自己的精液,再看一下岳母的阴道,兀自还张着红黑多毛的大嘴,往外流着糨糊似的液体。

  我解开岳母身上的各种刑具,翻过她的身子,取出塞在嘴里的内裤。

  只见岳母满脸通红,一双深沉略带鱼尾纹的大眼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会,然后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哎,真是造孽,前辈子的孽债这辈子年纪这么老了才还,我早就知道性子里藏着一个母的魔鬼,要遇上一个公的魔鬼才能解除欲望的煎熬,想不到这个魔鬼竟然是自己的好女婿,你这个小畜生,刚才可过足了岳母瘾了,舒服吧?”

  说着伸手抚摩我还没完全软下的肉棍。

  我一手摸着岳母肥大下垂的豪乳,一手爱抚着她的耳垂:“对不起了岳母大人,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谁叫你偷看我的秘密,而且做出这么香艳的动作来,换谁都愿意做畜生不做人了,刚才你也不快活得要生要死吗。”

  岳母淫荡地看着我说:“我是不是很下贱,和你那死鬼岳父弄事情的时候,我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的。”

  “他不行吗?”

  “不是,他的性欲强着了,每晚都要,而且每次都折腾一个多小时。问题出在我身上,一般的性生活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只对性虐待感兴趣。这是后来社会开放了,有了这方面的性医学知识才知道的。回想起来,从小我就特别喜欢看电影里面那些日本鬼子、国民党反动派抓到共产党后,五花大绑,严刑逼供的镜头,一看到这些,我就满脸,浑身发热,双腿不由自主就夹起来,很舒服的。后来又发展到喜欢到理发店去,看到理发师剃头时,底下也流坏水,我根本不敢告诉任何人。”

  【完】

  本楼字节:6984

  总字节:115570